a股点买配资

一个“老水利”的思索:访原水利部部长钱正英院士 发布时间: 2020-03-03 00:23:15 作者:本站编辑
   2005年11月24日上午。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。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、原水利部部长钱正英院士在这里做配资公司 人与河流关系的学术报告。演讲结束后,听众开始提问。一名大学生要过话筒向钱老提问:您今后还有什么打算呢?

  “这几年,我对自己长期从事的水利事业进行了认真的反思。我将在有生之年尽我最大的努力,来改正我当年工作中的偏差和失误。”会场宁静片刻,然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听众为这位82岁老人的坦诚与执著所感动。

  钱老对于我国水利工作的思想有了变化,并且要“纠偏”,这使记者很感兴趣。不久前,钱老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,重点谈了她对水利、对河流的新认识。

  黄河断流让“老水利”反思

  钱正英是个“老水利”。1945年她就担任了苏皖边区政府水利局工程科科长。建国后不久,1952年,29岁的钱正英担任了水利部副部长。“我一辈子同水利事业打交道,参加过治理黄河、海河、淮河等河流的工作。”

  上世纪90年代,我国水利界出现了两个标志性事件。一个是黄河断流,另一个是内陆河流如塔里木河、黑河等出现断流。此时的钱老已从水利部部长的职位上退了下来,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。对于断流,水利界人士开始反思。钱老也开始了反思:“我们多年来一直强调治河、用水,没想到居然使黄河水断流了。黄河流域的开发历史有两千年以上。难道断流才是我们治河、用水的最终结局?”钱老在心里这样问自己,并不断地反思新中国的治河历史。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我国水利事业的指导思想是一边强调治河,一边强调水利要为农业生产服务;到六十年代后期,伴随着工业和城市的发展,我们的指导思想变成了水利不仅要为农业生产服务,还要为工业和城市的发展服务,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。可以说,现在这种思想依然是我国水利工作的基本思路。钱老思索:每一条河流都有其水文功能、地质功能和生态功能,我们人类究竟应该以多大的力度来开发与利用河流呢?

  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期间,由于工作上的关系,钱老接触到各个领域、各个方面的专家学者,聆听“外人”对水利工作的看法。钱老自己也能够站在水利部门之外看水利了:我当部长时,对水利就好比是照相,总是用近镜头,而退下来之后就开始照远景了,考虑得更宏观了,也比较客观了。

  重新认识河流生态

  1997年,钱老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进入工程院后,钱老研究的第一个咨询题目就是对1998年洪水的认识。通过分析研究,钱老认识到现在有的地方对待洪水的治理已经进入了恶性循环:原来一条河的两岸河滩自然行洪,我们把河滩围了起来,开发做城市或用作良田。修建堤防,抬高了水位,水位抬高就再把堤防加高……如此反复,结果形成了恶性循环。在工程院配资公司 中国水资源战略研究这个咨询课题里,钱老等人在国内第一次提出了我们人类要和洪水和谐共处的观点。

  之后,钱老又参加西北水资源研究、东北水资源研究等咨询项目。在塔里木河,当地同志带钱老先看了塔河中游建的一个水库———西大海子水库。钱老问人家,这个水库是哪年哪月建成的?人家如实相告。从大西海子水库往下游走,整个300多公里河道都没有水。钱老又问陪同人员下游断流是哪年哪月,人家依然如实相告。钱老发现:西大海子水库蓄水之日就是下游断流之时。钱老又考查了石羊河,她又发现,石羊河上的红崖山水库建成之日也是下游断流之时。2003年8月,钱老向国务院汇报西北水资源项目研究成果时,把这两个故事讲给了中央领导。她对记者说:“这是我特别痛心的,我当然不是反对修水库,但必须防止片面性,要通过水库合理配置水资源,使人与自然和谐共处。”

  一次次的调查,一回回的思索,钱老逐渐转变了自己对水利、对河流的看法。

  从今年4月开始,钱老等10位专家决定写一篇人与河流关系的文章。这10人多数是一辈子同河流打交道的人。他们多次讨论,反复推敲,终于写出了近7000字的《人与河流和谐发展》一文。文章阐释了河流自身的发展规律,总结了我国水利的发展历史和目前存在的问题,并探讨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。